深入开展"两学一做" 学习教育
开放发展 风起帆张|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的探索与实践·开放篇(二)
2017-07-24 21:25:12信息来源:福建日报

开拓内联外引双向开放

 

 

 

由于时间、地点、生产要素组合不一样,开放模式也是多种多样的,不可能照搬特区、开放城市的做法。要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摸索出与之相适应的路子。”

 

——习近平《摆脱贫困·弱鸟如何先飞》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



闽东和福州,不同的基础条件,不同的发展阶段,注定走的是不同的开放之路。如何因地制宜融入沿海开放发展经济带?习近平不断探索、开拓创新。



由于经济社会发展相对滞后,当时闽东被称作我国东南沿海的黄金断裂带19887月,习近平在闽东九县调研中指出:沿海发展战略是全国经济发展战略的组成部分,地处福州、温州两个经济活跃的开放城市夹缝带的闽东处于什么位置应当考虑。当时,在南面的福州及闽南一带,随着改革开放深化,正走着一条以市场为导向的外向型经济道路,对闽东的经济发展影响深刻。但闽东要实施沿海发展战略,走外向型经济,依然缺乏必备的条件和要素。他认为,闽东的沿海开放,正处于打基础的时期,是属于开发式的开放。因此,在扩大内联协作上下了更多功夫。走开放的道路,跨出自己的小天地。他提出了双向开放”“双向开发”“扩大开放”“外引内联的发展道路。



到任福州后,习近平主张进一步提高福州经济的外向度,以福州开放城市和马尾开发区为中心,形成闽江口两岸大福州金三角开放地带,并逐步向闽东北辐射。199442日,在福州市扩大对外开放引进外资工作会议上,习近平强调,对外开放是福州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和生命线。福州的区位,决定其必须走开放的道路。他说:福州在扩大开放、引进外资中之所以取得这么多成绩,主要是我们没有照搬照抄别人的经验,没有简单模拟别人的办法,没有从本本出发,教条主义地理解中央精神,而是从实际出发、走自己的路,形成自己的特色。



在稳步利用外资改造旧城、发展创汇农业、发展第三产业、建设基础设施的同时,福州推行双向开放,鼓励、支持更多的企业到海外境外设窗口、办实体,把经济触角向外延伸,也提高了对外开放的层次和水平。改革开放成为活力之源。八五期间(1991-1995年),福州GDP接连跨过100亿元、200亿元、400亿元大关,1995年突破500亿元,位居全国大中城市前列。

 

内联协作求发展

 

 

讲述者:

朱怀瑜(时任宁德地区经济技术协作办公室副主任)

 



早在1986年,福州、莆田、三明、宁德、建阳(今南平)五地市在建阳召开了首次横向经济联合恳谈会,目的是互相辐射、互为依托,使开放有更广阔的腹地。五地市横向经济联合建立机制,在这五个地市之间每年举行一次恳谈会,以推动地市之间、企业之间、城乡之间经济联系和各项交流发展。



习近平到宁德任职后,对五地市横向经济联合非常重视。第四次恳谈会1989年在莆田举行,当时参加会议的五地市领导中,并不全是一把手,但作为宁德地区代表,习近平亲自带队参会,并作了充分的准备。几次筹备会,他都和大家一起梳理宁德的优势和不足,甄选需要协作的项目,并分析为什么要拿它们出去、协作能给宁德带来哪些好处。他还跟我们讲:要多走出去,要多带企业出去看看。五地市横向联合,宁德肯定首先受益,因为贫困地区总是更需要别人支持。



我印象非常深刻,在这次恳谈会上,各地市代表发言中,习近平介绍得特别好,他的讲话内容集中在宁德的发展方向、宁德的重点项目以及需要哪些支持,全都讲到点子上。之所以能这么精准地发言,是因为他做足了功课。事实证明积极走出去是对的,恳谈会上企业之间的交流合作效果很明显。比如,霞浦电子技术研究所开发的新型电子秤,急需液晶显示器和传感器等主要配件,莆田市电子工业器材公司可以提供,两家在会上达成联合生产协议;莆田天龙电子计时企业联合公司生产电子产品,年需进口线路板1000吨,闽东敷铜板厂年可产600吨敷铜板,双方议定共同加工开发线路板;而闽东敷铜板厂年需酒精900吨,莆田可以供应……



这种联动,实质上是建立在分工基础上的劳动、经济、技术的组合与协作,企业之间实现了扬长避短,不仅提高了单个企业和局部地区的生产力,而且能产生出更大的社会生产力。除了恳谈会,五地市还在水产、外贸、物资等方面举行专业洽谈会。现在看来,五地市横向经济联合更像一个平台,而习近平在当年就把这一平台运用得很好。



19901120日,五地市横向经济联合第五次恳谈会在宁德举行。已调任福州市委书记的习近平依然亲自带队参会。内联工作成为福州市改革开放的十件大事之一。



在第五次恳谈会上,五地市横向经济联合改称福州、莆田、三明、宁德、南平五地市经济协作区,简称闽东北五地市经济协作区。按照山区沿海一盘棋的指导思想,确定了以福州中心城市为依托、企业联合为基础、发展外向型经济为导向、提高经济效益为中心,开展多层次、多渠道、多形式、全方位的经济联合,实现了从单纯内联走向内联外向的更高层次。


 

马尾的事马上办

 

 

讲述者:

林兴才(时任马尾区委书记兼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委副书记)

 

 

习近平雷厉风行,求真务实。



福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地处马尾,于19851月经国务院批准设立,是中国首批14个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之一,也是全国唯一集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保税区、台商投资区、高科技园区和地方行政区于一体的特殊开发区域。在福建改革开放历程中,马尾举足轻重。习近平到任福州市委书记后,要求经济技术开发区眼睛朝外,成为带动全市经济走向世界的排头兵’”



他支持开发区建设,言出必行。1991223日,省委、省政府曾在开发区举行现场办公会,习近平代表福州市委、市政府做了12条表态,包括省里放给开发区的权,市里决不设卡;市委每半年至少研究一次开发区的问题;市政府每月到开发区现场办公一次;市各主管部门简化审批程序,一揽子解决问题。



当时,一些项目的引进和保税区建设,相关工作在报批过程中,涉及市里好几个部门,很繁琐。习近平于是特别重视现场办公会。他总会事先征询问题,进行充分调研后,在现场办公会上就拍板解决,效率很高。



当年我们引项目进马尾,企业领导和技术人员落户挺麻烦的。常常一个项目进来,就要为了三五个人的户口跑一趟市里。于是,1991年下半年,我们向市里提出,能否一次性批给我们100个户口指标,方便引进人才。市里有些干部觉得马尾口气太大了,一开口就想拿下这么多指标,有不同意见。但是习近平很爽快地就批了。他只强调说:对一个地方发展是否有利,不在于人口的数量而在于人口的质量,在于人口的构成。那一年南平市有两家工厂在马尾开设分厂,相关干部和技术人才的落户问题,就是在当年118日举行的现场会后很快就解决了。户口一解决,他们的干劲一下子就上来了。



我还记得,有一年春节前,我去市里参加会议,晚饭后在招待所偶遇习近平。他问我开发区工作进展顺利不顺利,我说有些事情现场办公会后落实还不够快。他当时也没多说什么。没想到年一过,市委督查办的工作人员就来了马尾,把过去几次现场会定的事项,哪些解决了,哪些没解决,统统翻出来确认。还没解决的,现场敲定解决时间。

 

寻找开放的“金钥匙”

讲述者:

练知轩(时任福清市委书记、福州市委副书记等职)

 

 

开放开发,是一条摸索之路。习近平站位很高,考虑也很长远,他曾用一则童话故事来比喻:谁得到了金钥匙,谁就能打开封闭的大门,获得所需要的财富。他说,我们也在寻找打开开放大门的金钥匙,那就是在招商引资上引大促小,通过海外知名人士、著名企业家和大客商的带头牵引,影响带动一批中小客商来福州投资兴业。



当年,福清就是照着这个思路,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一个财政收入只有5000多万元的农业县,发展成为拥有一个国家级开发区、一个国家级工业园区及多个省市级开发区、工业区的县域经济强市。



我清楚记得,从1990年到1996年,习近平在任福州市委书记的6年期间,一共到福清66次,在福清举行过19次现场办公会,亲自带领我们搞好投资环境,招揽更多外资企业落户福清。



那几年,福州大力发展外向型经济,招商引资是各项工作的重中之重。习近平任福州市委书记期间,曾多次率代表团前往港、澳地区和东南亚招商引资。作为随行人员,我们的共同感受是,跟着习书记出访,节奏快、效率高、收获大。



记忆犹新的是,有一回出访新加坡,我们一共呆了6天,每天忙完所有既定事项基本上就到夜里12点了。回到酒店,大家还要汇总当天情况,碰头商量第二天的行程和项目洽谈计划,全部搞定往往都到凌晨2点多了,每天睡不了几个小时。



出访期间,习近平总是亲自洽谈每个项目,亲自接待每位贵宾,参与商讨行程安排……正是这种亲力亲为,感染了所有随行人员,也感动了当地华人华侨。真心诚意和辛劳汗水换回了硕果累累,那几年,习近平带着我们与印尼林氏集团签署了由其开发建设元洪投资区的协议,商定在投资区内筹建钢铁厂、造纸厂、油脂厂、面粉厂等企业;他亲自主持洽谈福州第一座3万吨级的杂货码头——元洪码头的项目,这个码头于199410月经国务院批准对外国籍船舶开放,是我国一级口岸之一。时隔这么多年,元洪投资区稳步发展,已形成粮油食品、纺织化纤、轻工机械、能源精化四大优势产业。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习近平重视招商引资,但常说的一句话却是办好现有的企业是最好的招商。他经常跟班子成员以及相关部门的同志说,引进的企业如果办倒闭了,我们首先要检讨的是自己。只有政府的工作做到位,企业才会安心留在这里,助力地区经济发展。


    
热点推荐